您好,欢迎访问湖北五峰房地产管理网! 今天是
 
 ·金溪县公安局:微笑式服务暖民
 ·临澧县房地产管理局关于发布临
 ·北京法院首次用大数据评估房产
 ·广州公积金租售中心正式上线
 ·广州公积金租售中心上线 提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房产评估 >


山西省闻喜县公安局与盗墓家族的20年战争(3)

  发布日期:07-09   浏览次数:   责任编辑:管理员   【字体大小: |

  1995年,晋南地区盗掘古墓、倒贩文物犯罪猖獗,省公安厅开展了“南征”行动,重点打击临汾地区及运城地区的文物犯罪团伙。当时,临汾地区侯马市的文物大盗“侯百万”(侯林山)、“郭千万”(郭秉霖)等10名主犯被公开宣判,即刻枪决。

  此前,山西省委成立了查处侯、郭两案领导组,省委书记胡富国亲自挂帅。侦办期间,办案人员从郭秉霖家的废纸篓里搜出了33万港币。在侯、郭等人落网后,港、澳、台及海外的中国文物价格猛涨。

  该案还查出了与侯、郭两案有重大牵连的党政干部和公安司法人员22人。其中,涉案的原省公安厅正科级侦察员范文龙,利用职务之便,收受郭秉林9000余元的财物,并为郭秉林购买走私轿车,办理公安临时牌照,用于倒卖文物。

  当时运城地区的闻喜县也是文物犯罪的重灾区。因为打击盗墓不利,县公安局领导班子被“一锅端”。1999年,张少华作为全市优秀民警,被选派至此当副局长。

  跟他同时上任的,还有省公安厅派来的一位政委,他给张少华写了一份嫌疑人名单,5张八开纸上,纵横交错着几百个人名。那一仗打下来,张少华和同事们抓了近400人。

  而时隔十年再回闻喜,张少华掉入的局面是“内外交困”。

  向内开刀

  侦查人员后来发现,在文物犯罪侦查大队里,景益民早就安排了人。

  民警李晓东是景益民最早布下的棋子。2010年时,局里人事调整,景益民问张成俊有没有熟人,可以将其调到文物犯罪侦查大队,张成俊推荐了李晓东。张成俊与李晓东相识于2002年,那时,张成俊因为盗墓被关押在闻喜县看守所,其间,结识了管教李晓东。

  随后,李晓东被调到文物犯罪侦查大队任职。

  后来,李晓东又拉了同事李安吉入伙。张成俊等人准备干活时,两人会提前告知巡逻路线,方便其避让,万一走得近了,他们就打手电光示意。

  地里的事,景益民不会直接参与,拿钱拿货,都由张成俊跟他见面。景益民有个“地下办公室”,设在玲珑小寨茶楼的地下室里。上岭前,张成俊会来这拿开坑的雷管和炸药。

  2015年初,张选忠被李安吉抓住后,他一直怀疑这是景益民给他下的套。张选忠和张成俊间素有矛盾——社会流言多说张选忠盗墓,他觉得自己背了张成俊的锅。为此,张选忠放话要揍张成俊,景益民还在中间说和过。

  一年多后,张少华一上任即决定将在逃的张选忠抓捕归案。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安排了一出“声东击西”的戏码。表面上,整个刑警大队都在搞一起盗窃案,实际上,这次行动的真正目标是抓捕张选忠。

  实施抓捕前,办案人员监控张选忠的通讯时,发现了一组奇怪的信息,“1号进来”,“1号出去”……他们最初判断,“1号”是局里的一个内鬼,然而结果出人意料——“1号”指代的是张少华。

  发信息的人,是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的一位女协警,何洁(化名)。她的工作职责是查看国保墓区的视频监控,可她把屏幕调成了办公楼里的摄像头,并对准了张少华的办公室。

  “1号进来”,“1号出去”,何洁会把张少华的行踪实时发送给丈夫郭涛(化名)——其时,郭涛正跟着张选忠在岭上盗墓,何洁还负责观察墓葬附近是否有警车进出。

  事发后,何洁被刑拘。审讯时,她突然吞了戒指。

  2016年4月17日,张选忠落网。截至当年底,李晓东、李安吉、景益民等陆续到案。次年3月,文物犯罪侦查大队大队长柴振洋、情报中队中队长王光等也先后被刑拘。至今,局里已有17名民警、辅警、职工被查处。

  犯罪嫌疑人指认其盗贩的三口镈钟。地上赌场

  这一仗的艰苦,超乎想象。两年多来,局里似乎出现了某种“倒错”,小的抓老的,下属审领导。

  负责审讯景益民的是刑警大队内两名年轻的中队长,三天后两人兴奋地报告——景益民开口了。在山西省高院的一审判决中,法院认定景益民组织他人盗掘古墓11起,而在其供述中,景益民只认了“两起半”。

  法院还查明,2013年11月,闻喜县某镇政府财政所工作人员任某挪用新农合资金参与百家乐赌博,眼看明年医保报不了销,镇长多次找景益民帮助追款。景益民找到了该赌场的代理景春凯,很快,景春凯将任某输的20万退了回来。

  事后,赌场并未被查处,照常营业。

  该赌场的大老板是侯家老大侯金亮。2004年,侯老大在闻喜计量宾馆的包房起家,他把报线员派到缅甸,在当地赌场买分、换筹码,然后通过电话、视频远程报线。几年后,他又成为了某赌博网站的高级代理,其账号可以层层分支。

  十几年来,侯老大、景春凯等人在闻喜县构筑了一个庞大的赌博网络,其下级代理还发展到了河南洛阳、河北保定、石家庄等地。案发时,其涉案赌资已超过2亿2千元。

  一旦欠了赌债,侯家的马仔就会暴力催收——跟踪、殴打、拘禁、关狗笼。

  法院查明,2014年6月,侯家马仔张保民为了追要赌债,将贾某砍成轻微伤,贾某报案后,张保民不满,持折叠刀将其捅伤。次年1月,为了索要赌债,张保民又将段某非法拘禁。

  这几起案件均由桐城派出所立案侦查,但景益民阻止了办案民警对张保民上网追逃。不久,张保民投案,当日即被办理了取保候审。法院查明,在取保候审期间,张保民继续实施非法持枪,开设赌场、非法拘禁、贩卖毒品等违法犯罪行为。

  张保民在供述中称,投案那天,他和景益民的司机提前电话联系好,坐他的车去了派出所。

  2018年3月,山西省高院对景益民一案一审公开宣判。法院认为,“景益民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民警察、公安局副局长,明知侯金发、张成俊、张保民、景春凯等人长期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不仅不能严格履行职责,反而勾结黑社会性质组织,为其犯罪行为提供保护,造成国家文物大量流失,损失巨大,严重损害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和文化历史考古进程及国家经济利益,其行为已经构成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最终,因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景益民被判处无期徒刑。

  一审后,景益民提出上诉,后被驳回。

  大腿上的老伤

  侯氏兄弟宣判那天,有人在法院门口放起了鞭炮。

  侦办此案期间,民警屡次遇到一种“怪现状”——被害人不敢报案,即便被警察找到,也不敢说。2013年,跟着侯家盗墓十几年的李清才,死在了探墓的路上,他的哥哥看着侯家发送亡人,却不敢找他们问死因。

  李清才是侯家的“嫡系”,管侯老太太叫干妈。侯家老二侯金发投资的盗墓,都由李清才在地里组织。

  从2005年起,李清才带人先后在闻喜县阳隅村、关村岭村、郭家镇吕庄村、酒务头村等地盗墓,出土了大量文物,并交由侯金发倒卖。

  团伙成员陈喜贵回忆,当时偶尔在李清才家见到侯金发时,他们都站着不敢插话,侯金发让座,他们才敢坐。“那时候盗墓的都认识他,知道他厉害,心狠,没人敢惹他。”

 
   上一篇:左云县公安局重拳出击整治“黑加油站点”
   下一篇:武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持续开展酒后驾驶专项整治行动
    友情链接:
主 办: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房地产管理局 协 办:宜昌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五峰办事处 宜昌长乐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许可证编号:鄂ICP备13016452号电 话:0717-5821767 传 真:0717-5821767 邮 编:443400